九凉

花语房子(下)

7.
  道明寺的脚刚刚感受到沙子没多久,就看见两个人朝他走近了,是冯美作和西门彦。
  “阿寺,最近你和类怎么了?”
  “啊?”道明寺挠挠头,清了清嗓子回答到,“没怎么啊。”
  冯美作和西门彦一齐皱起了眉头,最后在他们俩的逼问下,道明寺弱弱地说出了他收下了董杉菜的礼物,并且讲述了一波他经过仔细(并不)推理得出的结果。
  “类他似乎还真的挺在意董杉菜的。”冯美作点点头。
  西门彦看着道明寺肉眼可见的颓丧气息散发出来,连忙说到:“他再在意,董杉菜不是还是送了你生日礼物吗,说明她还是比较喜欢你的。”
  闻言道明寺更颓了,他的两个好基友(雾)误解了他的心思,无奈地说到:“你不懂。”
  过了大概三秒钟,冯美作爆发出了一句话,“道明寺,你不会是喜欢上花泽类了吧!”接着冯美作和西门彦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极其兴奋地聊起来,一句一句地论证这个观点。
  道明寺连忙否认,半晌在他们的轮番拷问之下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有点想暴打眼前的两个人,因为他忍不住想了想,发现还……还真的是这样子的。
  “啧啧啧,没想到我们的阿寺竟然是这样子的。”西门彦嘿嘿嘿地笑出声,接着又跟冯美作对视一眼,义正言辞道,“不过我们都支持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道明寺蹲下来,似乎有点不想面对现实,一会儿又站起来,脚步有点踉跄地跑回了宾馆。
  在他的身后两个低声交谈着什么。
  “不告诉他真的好吗?”
  “互相暗恋不是更有趣吗?”
  “不懂阿寺会怎么做呢。”
  “……”
  接着是一阵压不住的笑声。
  
  
8.
  本以为时间会加快步伐,但并没有,而且好像还慢了不少——道明寺决定要去伦敦。
  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了他们三个之前,先告诉了董杉菜。董杉菜在道明寺离开的前一天,站在他的面前,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怎么,难到董杉菜小姐是来表达你的爱慕之心的吗?”
  董杉菜闻言翻了个白眼,“你不要那么自恋好不好。我来是想跟你道别的。”
  “……那你这是什么表情?”前一个白眼让道明寺心里放松不少,但接下来有点沮丧的神情又让他不舒服起来,他说,“那个,以前的事对不起,我那么欺负你,还有我生日收了你的礼物,谢谢啊。”
  “哦,我走了。”
  董杉菜对此没多大反应,转身就要走,但没走两步又转过身来,说:“其实我来跟你道别的同时,还想告诉你,以后如果不喜欢一个女孩子就别再她送你贵重礼物的时候表现得那么开心。”
  “当然,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我并没有喜欢你。”她接着说,“这也多亏了花泽学长,我才会知道。相比之下,我对花泽学长更有好感,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在你欺负我的时候他帮助我,对我说你是个小孩子不懂表达,还叫我不要生气。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听西门学长说你们好像有什么误会。”
  “所以我想让你跟他把话说清楚,但想想我也没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而且,你就要去伦敦了。”
  “就这些了,拜拜。”
  道明寺看着董杉菜离开的地方,心里思索着。
  是这样子吗?类对自己真的很好。但这种好好像在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心里变质了。
  不过都没有关系了,反正明天就要去伦敦了,不是吗?
  第二天一大早,道明寺就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机场里面,似乎是对早起不瞒,脸色有点冲冲的,但这个时间的确是他自己定的。
  “阿寺。”
  道明寺转过身,发现是花泽类,他的刘海好像长了些,微微盖住了眼睛中流露着些许不舍。让道明寺觉得都快被他蛊惑了。
  但他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就是突然想去伦敦了,又不是不回来。”说完一把拍了拍花泽类的肩,笑着露出了白牙,和以前一样。
  他还想说什么,但忽然看见了从机场入口冲过来的冯美作和西门彦,瞬间改口成,“我先走了,要不然就晚点了。”
  接着好像没看到朝他招手的两人似的,急匆匆地拖着行李箱转身走人。
  

9.
  他在害怕。
  害怕猜到了他的秘密的两人问他为什么要走,害怕得知真像后的花泽类的厌恶,又或者是拒绝然后慢慢疏远。
  在他的印象中,花泽类看着他的眼神和他的人一样,温柔至极。但是也有几次不一样。
  就好比那天他生气得要死,忍不住把外卖拍到了董杉菜的脖子上,一下子董杉菜就被食物沾满了衣服。他想道歉,但董杉菜却走了,或者她不走他也拉不下脸来道歉。
  之后他装作毫不在意地在他们三个面前讲起了这件事,得来的,是花泽类异样的目光,那里面含着什么他不清楚,总之让他难受了一阵子。
  但怎么想都是他的错。
  之后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刻拽的不行的道明寺,实际上谁又知道呢?
  道明寺坐在飞机上,已经关闭的手机收到了条短信,但带上眼罩的他注定是去到伦敦之前都看不见了。
  “阿寺,你还记得有一次你问我为什么类那么温柔的人一个人,在别人评价中却是实际上难以靠近吗?因为他的眼里真的很空,也很平静,不像你总是把情绪显露出来。你说他这个人太温柔了,连眼神都是,怪不得竟然会有人在你和他之中更喜欢他。其实不是的,你所认为平常的眼神,其实都是他看着你才会有的。”
  
  
10.
  飞机降落在大不列颠岛上的第三天后——
  “彦,你们在哪呢?”
  手机那边传来了人群说话的声音,而且很显然不是中文,西门彦在电话那头说到,“我和美作现在在伦敦找你呢,对了,我发给你的短信收到了吗?”
  “收到了。”
  “你怎么看?”西门彦在那头笑起来。
  道明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车门,“我现在在类的家门前,不聊了。”之后他朝目标方向走去。
  那头的西门彦和冯美作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撇了撇嘴。
  当初问类要不要一起来的时候,他手里捧着一本书,似乎勾了勾嘴角,慢慢道:“不用了,他会回来的。”
  算了,就当来玩一次好了。


11.
  佣人推开了门,道明寺站在门前,穿着打扮没以前那么张扬,甚至像是一副随时就要睡觉的行装。他朝里面望了望,一楼没人。
  从楼梯走上花泽类的卧室门前,敲了敲门,等里面有人回应了才打开,难得把仪式都弄全了。
  “坐。”
  花泽类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到他之后朝旁边抬了抬头。
  咳,虽然有点难开口,但我是谁啊,谁都无法抵抗我道明寺的魅力。道明寺边想着边坐到了花泽类旁边的位置上。
  “靠那么近?”花泽类看着他,眼里有着点点笑意。
  这眼神和以往的不太一样,让道明寺忍不住想,这难到就是类真正平常的眼神?两秒后又暗自否定。
  “因为有些话近点比较容易说。”
  道明寺难得收起了拽不啦叽的语气,带上了专注,“花泽类,我……”
  磨磨唧唧了半天,道明寺发现表白还真是一件需要极其大勇气的事情,而目前他好像还差一点没攒够。
  于是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硬是转移了话题,“你那么喜欢看书呢,看到哪了?”
  “第七章,107页。”
  花泽类把视线从道明寺连上已开,落到了书上,中间滑过了他通红的耳朵上。接着他又说,“其实这三天中我就已经从106页看到了145页,但是后来发现书里写的内容一点都没记住,所以重看一遍。”
  道明寺清了清嗓子,看着花泽类的侧颜——长相干净温和,性格也很好,还会顺着他。嗯,一切都跟他的喜好完全一致,吻合得没有半分不符。
  “你这三天都是在想我所以看不下书对吧?”道明寺恢复了那痞里痞气的声音,仿佛只是开玩笑。
  “对啊。”花泽类倒是承认得大方。
  好吧,既然是你说的……
  道明寺的眼神有点飘忽不定,语气又变认真起来,“那个,花泽类,我喜欢你……”
  声音越来越小,宾语都快听不清了,道明寺呆着一张脸,就眼睛眨了几下表面他还有意识。花泽类眼里透出了光,把手中的书放下,转过身用嘴唇碰了碰对方。
  那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阿寺,我喜欢你很久了。”然后他说。
  
  
12.
  在伦敦玩了几天后冯美作和西门彦回了国,风尘仆仆地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听见了八卦——
  “震惊,原来董杉菜是爱情中转站。”
  过几天后,他们在学校遇见了两个正在打牌,本着八卦的心兴致冲冲地想要加入进去,没想到被拒绝了,一点都不留余地。
  直到一盘结束后。
  道明寺边洗牌边说,“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吗?”
  “平时我亲你还不够多吗?”
  冯美作转过身,看见两人腻歪地黏在一块。
  哦,怪不得不让我们加入。

——————————————————————

励志写温柔腹黑攻x傲娇炸毛受,但我觉得写完后并不是这样子的……
12是输了的人要亲对方一口(*´∀`)~♥
恶俗的情侣之间小游戏。

花与房子(上)

·没看过电视剧,就知道一点片段,所以和剧没什么关系

·花泽类的眼神太撩了Σ>―(〃°ω°〃)♡→

·我爱类寺

——————————————————————
1.
  “类,类!”
  他听到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但并未反应,他躺在床上,闭目假装在熟睡。
  “别睡了,类。”
  那熟悉的声音近了,不一会儿,他便感觉到有人上了床,趴在了他的旁边,用着充满愉悦语气的话语企图把他叫醒。
  “你看这是什么?杉菜送我的生日礼物诶。”那人自顾地回答,并用手推了推侧躺着的人的臂膀。
  睫毛颤了颤,但依旧并未睁开眼睛,就仿佛被人吵了一会,又熟睡回去。
  董杉菜?……
  身旁人的余音还在耳边环绕,放在他手臂上的手不安分地推搡起来。兴许是被吵的烦了,花泽类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双瞪大的眼睛,凝神与他对视,再有的就是两道上挑的眉毛。他穿着蓝色的西装外套,小孩子般的声音与之不符,但意外的和谐,令人看着舒服。
  除了他手上那个奇怪的黑色盒子之外。
  现在盒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装着一片片饼干。
  “是饼干,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的道明寺!”
  他似乎很开心,花泽类想,拿着个黑色盒子这么放着饼干,这么没格调的礼物,他也喜欢。
  花泽类从被子里抽出手,就那么毫不掩饰地拿过了他手里轻轻捏着的饼干,放进了嘴里。还没下一步动作,身子忽然一沉——眼前人跪在他上边,双手环状压在了他的锁骨上。
  “那是杉菜给我的饼干,快吐出来!”
  他恶狠狠叫喊着,全然不顾其余一盒的饼干,一心放在了花泽类嘴里的那块。
  唔,真是冲动。看似被惊住了花泽类微微眯起眼看着他。不过……注意力也转到自己这里了。
  花泽类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饼干便碎了,几下后,被他吞入了腹中。
  
  
2.
  一阵小打小闹,道明寺爬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啃着饼干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好吃吗?”花泽类看着他,轻声问。
  道明寺嘴巴停了一下,仔细思考了一会,说:“这个饼干受了点潮,有点软,但还是很干。总的来说他很一般。”
  “可是我觉得他很好吃。”
  花泽类也爬下床,光着脚踩地,慢慢地走到道明寺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想知道道明寺对此的反应。
  “哦。”道明寺打量了他一会,不咸不淡地回复。站起身似乎要走了,待打开房门后,丢下一句话匆匆而去。
  “记得穿鞋。”
  
  
3.
   回到家里,道明寺随手把还装有几片的的盒子放到桌上,双手挠头,围着茶几和沙发不停的转圈, 罢了,把手放下,伴随着身体自由落体倒在沙发上的是一声懊恼的叫喊。
  花泽类那家伙,摆明了就是还在乎着董杉菜嘛!
  而他,这个如此重义气的boy,竟然抢了他兄弟的女人。
  尽管情况复杂,但经过道明寺微微一分析,一切已是一目了然。首先,他一脚踩烂了那个看起来质量很好但其实并不咋滴的手机,然后,遇见了那部破手机的主人董杉菜,之后,经历了一些他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那个董杉菜和外面那些妖艳女人都不一样,长得干净温和,很符合他的喜好。
  他觉得,他喜欢上了董杉菜。
  可是,这只是觉得,实际上他对董杉菜没什么想法。董杉菜的性格倔的跟头驴似的,一点不顺着他,简直跟他天生不对盘。 至于为什么觉得,他也不清楚。
  他不知道董杉菜对他有没有意思,但她却送了他生日礼物,说是亲手做的。
  道明寺收下了,静静地给花泽类扣了顶称不上绿帽子的绿帽子。
  意识到这点,道明寺觉得花泽类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都带了几分伤感,再想想他今天略逃避地回了家,一时竟不知道怎么面对花泽类。
  
  
4.
  日子还是按照他的速度过着,不久,学校组织了一次去海滩的游玩活动。
  夏天的时光,蔚蓝的天空和海的分界线模糊起来,空间仿佛才真正形成一个整体。道明寺站在沙滩上眺望海边,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莫名地开始不对劲起来。
  花泽类就在他旁边不远处,但是这段时间似有似无地躲了他一阵子,道明寺现在与他同处于一个空间里感觉哪哪都不舒服。
  还是冯美作看出了端倪,一把拖走了道明寺去买水,叫他拿去给花泽类。
  明明是四个中最要好的,啧,又闹小别扭了。冯美作不在意地想。
  道明寺拿着水,低头看了看泳裤穿着,身上没什么汗味,以及那六块腹肌,一切正常。就走过去,把水往花泽类怀里丢,接着坐到了他旁边的沙滩椅上。
  动作如流水般随意流畅,坐下后视线再往花泽类那一瞄,不料卡顿起来,半晌才问得一句,“干嘛这样看我?”
  “……没事。”花泽类不再看他,眼神移到了海平线那儿。
  
  
5.
  深夜,宾馆都安静了下来。
  道明寺睡不着,披了件薄外套走出屋子想看看海。
  夜幕中透着点蓝,海水反复地冲刷着沙滩,海风悄悄着吹着,一切都很平静,和明德学院的生活完全不一样,这样让董杉菜感到有点难过。
  忽然,有人站在了她的旁边。
  她转过头,有些惊讶,“学长。”
  花泽类淡淡地应了一声,眼神不曾给过董杉菜半分,仿佛只是来看海的。这样子的他让董杉菜有点担心——花泽类学长是个待人温柔的人,非常的有礼貌,就算是她被道明寺欺负的那段日子对他也讨厌不起来。
   但现在……
  “学长,你心里难过是吗?”董杉菜小小声地问。
  花泽类还没开口,董杉菜又说起话来,“其实我也有点难过。我……我喜欢道明寺,但他对我的态度真的……”
  “你喜欢他?”花泽类接下话,后边似乎笑了一声,他说,“道明寺像个小孩一样,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对你有做什么吗?”
  董杉菜心里猛然一顿,道明寺之前欺负她,后来就是对她温和了点。
  道明寺不和她作对了,让她在明德学院的生活好过了不少,所以,她喜欢上了他?董杉菜摇摇头,真是可笑。
  自己喜欢他?
  董杉菜压下心底的疑惑,问到,“那学长你是在难过什么呢?”
  花泽类没很快回应。
  他知道最近道明寺在躲着自己,至于原因是什么,虽然没确定下来,但十有八九和董杉菜有关系。直到今天,他拿着把水扔给他,跟自己说话,语气还和以前一样。
  明明就是他先躲着,等什么时候不想躲了,就跑过来聊天。
  不管心里怎么样,也还是要配合,维持着原本花泽类的样子。
  “学长……”
  花泽类低下头看旁边董杉菜,她拉着自己袖子,把深陷思绪的他给扯了回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眼睛有点红。
  “这里风大,回去吧。”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6.
  道明寺刚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花泽类从一楼上来,两人视线碰撞,空中有种道不明的奇怪感。
  “要去散步?”花泽类先开了口。
  “嗯。”
  外面风大,夏天的夜晚海边还是有点凉的。花泽类看见道明寺披着的外套,没说什么,侧身走上了二楼。
  阿寺,我好像有点累了。

(未完)

有人怀疑千年之狐在至尊宝不远处,你们看看紫霞仙子的海报,左边一栋大的,右边一栋小的,加上三个海报都有的圆月,我怀疑他们仨在同一个地方233333

为什么……我练英雄的时候……没有大佬带我……就算有大佬带……依旧输输输……
为什么……我想拿MVP的时候……就一堆大佬跟我抢……
┴┴︵╰(‵□′)╯︵┴┴

分享一个好玩的经历

艾特一起智障的小伙伴 @户封八县。
至尊宝准备要出了,我玩露娜有紫霞,于是就撩了好朋友让她买至尊宝到时候组cp玩。鉴于此前换头像的经历,我们提前换好了情头。
之前打排位或者5v5的时候都没人注意,直到今天玩了两场3v3,终于成功的被误会了(滑稽)
第一局3v3对面有人和我的智障小伙伴是一样的,这就很尴尬了(摊手)但是不要紧,我们成功的吸引了对面的注意。接下来是对话(没截图)(大概+简述)
[全部]李白(敌方):对面秀恩爱好玩吗
[全部]貂蝉(我):贼好
[我方]李元芳:要不要告诉他们我们是闺蜜?
[我方]貂蝉(我):说罢
其实我随便回的,没想到她一点默契也没有真说了(笑哭)
[全部]李元芳(我方):其实我们是闺蜜你信吗?
我一看不行,立刻机智的说
[全部]貂蝉(我):别听她逗你们的
[全部]貂蝉(我):其实我是男的:)
[我方]李元芳:……
说完后我就一边笑一边玩23333333
第一次被误会,心里有点小兴奋,加上我和我朋友玩的都不是拿手的,聊天聊了很多,然后输得很惨……一个人头也没有(笑哭)心疼陌生人队友宫本。

————————

第二局,我很认真地邀请她再来开一次黑,毕竟上一局说的实在是太惨了。
这回我玩露娜他玩马可波罗,谁知道对面有成吉思汗,她差点把持不住。总归来说我是非常非常非常认真的→_→,谁知道一进去
[我方]韩信:你们是情侣?
我想了想,于是回话
[我方]露娜(我):我是男的你随便猜
[我方]韩信:那她是女的?(指马可波罗)
本来想说是的,但战况激烈,就没打字。这场顺风,于是马可波罗就按耐不住她那颗吃汗罗的心了——
[我方]马可波罗: 悄咪咪想表白对面骑狼的大叔叔
就幸亏没开全部,要不然我的头像往哪放???
下线后她跟我讲
“本来想击杀成吉思汗就跟他表白的,然而人头并不是我的。”
真是超级感激人头不是他的!!!
回想起那局时心情挺好,前面助攻拿的也挺爽,谁知道后面韩信失手狗带后他MVP就没了2333333333333

————————
这里奉劝大家一句,不要别人说她是妹子就以为她是妹子,也不要相信他说他是汉子就是汉子。
在最后,再艾特一次小伙伴 @户封八县。
等我练好李白我们组信白cp可好?
虽然我知道你吃白鹊
但是没关系,反正我不吃23333333
当然我玩李白你选扁鹊也不是不可以(*๓´╰╯`๓)

想问一下,你们说的“MC”究竟是什么啊?

找文……

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重生文,讲的是受重生前是攻(?),和他的哥哥搞cp,哥哥不是亲的,好像是混血。重生后受重生前一直带的手镯自己有意识生活在了他哥哥的身体里,然后和就和受最后在一起了。
中间攻有打断过受的膝盖(大概)……然后后面有发生地震的情节,最后he。
望看过的能留下书名和作者!谢谢。

发现最近有人开始萌貂蝉和露娜的cp,贼高兴,终于不是世界我一人了。但是忽然发现好多人都吃露娜x貂蝉……对于一个吃貂蝉x露娜,宁拆不逆的人来说,好像依旧是世界我一人,和我吃同样的人有吗_(:_」∠)_